什么是CPI?CPI指的是消费者价格指数,如果物价上涨,意味着CPI是要上涨的,本次CPI上涨主要是肉类尤其是猪肉价格上涨的带动。在资产市场,价格是有价值决定的,价格一直围绕着价值做不规律的波动。而对于宏观经济,有特定的资产定价模型。市场的价格水平由总支出和总产出决定的,总支出就是人们购买东西花的钱,总产出就是生产的商品。

cpi:面对疫情 2020年cpi对股市的影响
cpi:面对疫情 2020年cpi对股市的影响

在1月份疫情的影响下,各大商品的生产都受到影响,虽然猪的出栏量环比上升,然而春节期间不管是家庭还是一些餐饮企业对猪的需求量都会上升,总支出会急速上升,另外央行最近信贷扩张也增加了总支出。所以价格上涨是非常正常的,后面随着疫情的减弱CPI会逐步下降的,否则持续5%的CPI是破了红线的。要想抑制CPI上涨,央行肯定需要紧缩货币政策,而经济处于下行周期,所以会利用财政政策进行调节,比如减税、贴息等等。

对股市的影响

CPI上涨有可能阻碍货币宽松,因为继续放松信贷的话,那就抑制不住了。

而股市的超预期差已经得到释放,恐慌情绪基本在2月3日释放完毕,在国家逆周期调节政策的影响下,提振了市场信心,股市短期利好,后续可能不会在继续降息。

当然央行的策略无法预知,如果央行继续降息降准,股市还是会向上的,毕竟当前股市估值低,只要有流动资金肯定能够短期抬起来。

对楼市的影响

楼市的繁荣与降温和限购政策以及利率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预计今年GDP会在5%左右,受到疫情影响,会导致今年GDP下降,那么房产这个夜壶会重新拿出来吗?

房价高位的城市可能不会,但是不排除个别城市,因为上头明显定调坚持长期房住不炒,可是个别城市可以因城施策,这个就有灵活性了。

如果CPI继续走高,通过财政政策无法降下来,又不能够通过降准释放流动性的话,那么部分城市可能就会放开。

中国1月CPI同比增长5.4%,预估为4.9%,前值为4.5%。

中国1月PPI同比增长0.1%,预估为0%,前值为-0.5%。

CPI方面,同比上涨5.4%,环比涨幅扩大0.9%。

其中,食品价格上涨20.6%,涨幅扩大3.2个百分点,影响CPI上涨约4.10个百分点;非食品价格上涨1.6%,涨幅扩大0.3个百分点,影响CPI上涨约1.29个百分点。

很明显,食品价格是推动CPI上涨的最大因素,其中猪肉价格价格同比上涨116.0%;牛肉、羊肉、鸡肉和鸭肉价格涨幅在10.4%—20.2%之间,鲜菜价格上涨17.1%。而这些都是属于日常的菜篮子,刚性消费属性非常突出,所以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调控。物价的上涨,既有春节和本身猪肉供给问题尚未解决的因素,也有后来疫情突然爆发所影响。

不管怎样,本来市场的确预计CPI是1月份见顶,但是在猪肉价格得到控制的情况下,这个顶不会太高,最多就是5%左右,但是现在是没办法了,只能等疫情防控后逐步再恢复供应,然后让物价回去。

但这又涉及到货币政策的问题,CPI的高企理论上会制约货币政策的宽松力度,因为货币宽松会进一步助推物价的上涨,之前的推断是可以缓到猪肉价格逐步下降,在打开政策空间,但现在如果要立竿见影地刺激经济,降低企业资本压力,那货币宽松是必然抉择。

简单粗暴的推论,那就意味着接下来会有两种场景:

1、顶着CPI压力放水:

2、优先考虑CPI,货币政策咬得比较死:

结合之前公布的PMI数据来看,经济基本面阶段性企稳依然得到验证。但可惜由于春节扰动,加上后续疫情的复工影响,现在市场更多的预期是在2月份的悲观预期中。而且2月份延迟复工,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,所以现在复工潮开始了,也是最重要的观察期。后续,短期主要是看疫情的演变和复工的情况,以及后续刺激政策的预期。

拓展阅读:

中美股市的特征对比分析

先辈马克思告诉我们,价格始终围绕价值波动。美股的价格整体来看就像一条温顺的小狗,来回也就蹦跶2米远;A股就像一条被惹怒的疯狗,前后可以狂奔20米。

下面我们来对比一下中美股市的特征:

一、宏观

美股在长达百年的历史上,除了1929、1987、2008年金融危机或金融紊乱时期以外,均为温和上涨或下跌。1929年还要增加对战争背景的考虑。而A股则比较有活力,短短30年,疯狂上串下跳多达七八个回合。在投资的过程中,上涨给投资者带来的愉悦程度是下跌给投资者带来的痛苦程度的1/2。

因此,从感官上来讲,似乎美股更容易引导投资者做价值投资。因为市场给予了高价值投资标的更加合理的定价和更加舒缓的波动。

在A股,当高价值投资标的跟随大盘被错杀的时候,由于下跌猛烈,投资者可能会被自己的荷尔蒙误导,从而错失良机。

二、微观

那么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在中国到底是否能够创造出稳定的收益、超越大盘、超越通胀、超越理财收益率、甚至超越股神巴菲特呢?实际上,在中国做价值投资,超越巴菲特年化20%的收益水平并不是难事。这里面有两个主要原因:

1、美国经济发展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,其经济增长率远低于中国。这就直接奠定了一个醒目的事实:在中国做价值投资,长期的阿尔法收益(来自上市公司自身盈利的收益)平均来讲会高于美国。)

2、中国股市波动率远高于美国,如果以相对稳健的模型进行甄选,在中国A股市场严格执行买入、卖出量化标准,其贝塔收益(因市场非理性因素带来的额外收益)会远高于美国!当然这个过程会要求极其深厚的财务分析功底以及情绪控制能力。

3、分析过巴菲特最近持仓前十的股票,发现其普遍具有资产负债率相对偏高、收益率相对偏低的特征(与A股优秀公司对比)。投资中国、重仓中国,在当前阶段不失为上上之选。

三、实践

根据我们从2014年初设立至今的价值投资实验仓位的投资记录来看,年化收益达到了惊人的27%!(每年只调整一次仓位,且其中2015年收益率并未跑赢大盘!)。也就是:2014-2019,取得了约400%的总收益率;同期大盘,仅上涨31%左右!

四、持续改进

我们选择在2019年牛市看好趋势投资的原因:

1、2014-2015年牛市,我们的价值投资实验仓位并没有跑赢大盘。

2、牛市重势、熊市重质。

3、我们认为,根据模型、周期特征,可以局部捕捉到一些超额收益的机会(贝塔收益)。但这种方式的确定性相对较小、风险相对较大。

五、2020年投资策略

待本轮牛市结束,熊市开启暴跌之时,我们会全仓位进行布局价值投资。

六、总结

价值投资无论在牛市还是在熊市,都能够为投资者捕捉到具有很大确定性的收益。而在中国当前的经济发展增速下,价值投资理念显得尤其珍贵。

本文由股票学习网(www.gupjy.com)整理发布,仅供参考,不作为投资建议。